Tuesday, July 2, 2002

阿拉斯加遊記 day 4 (Whitewater rafting at Denali)

阿拉斯加遊記 day 4 (Whitewater rafting at Denali)
7/2 (二) day 4 (急流泛舟於迪娜莉)

今天我們要終於要離開安克拉治地區,前往Denali National Park。

這個迪娜莉國家公園是阿拉斯加最有名的國家公園,其中有北美洲第一高峰Mt McKinley(麥金利山),高20000+呎(6000+公尺)。我們搭乘早上九點半的阿拉斯加航空的班機前往Fairbanks,是阿拉斯加內陸地區的交通中樞及阿拉斯加第二大城,冬天時是看極光的重鎮,今年二月我就是來這裡看極光的。Denali National Park其實是位在安克拉治和Fairbanks的中間,離Fairbanks約120哩,離安克拉治約240哩,有公路連結,是阿拉斯加極少數有公路可以到的國家公園之一。

所以其實要從Anchorage開車去Denali也是可行的,不過我們為了節省時間,決定搭50分鐘的飛機到Fairbanks,再從那裡租車往南開到Denali,車程只要兩個半小時左右,所以早上出發,中午就能到達Denali了。

為了安全起見,我們七點就坐計程車從 Anchorage的YH出發到機場,七點十五分左右就到了,想說這樣才有充裕的時間通過security checkpoint,到了機場一看電視銀幕,我們的班機上面寫了一個大大的"cancelled",看到這個字,臉都綠了,再找下一班往 Fairbanks的飛機,在一小時半之後,還好那一班沒問題,所以大概確定會損失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有點慘。而且還得在櫃台前排隊去重畫機位,原本我畫了很前面的靠窗的好位子,想說可以在飛機上欣賞高聳的麥金利山,結果現在只剩下最後一排的位置了,真衰,不過只損失一個半小時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出門在外,變數很多,只能知足常樂,以不變應萬變。不過我還是很禮貌的向櫃台人員交涉了一下,希望她給我們一些午餐券或是搭飛機的credit,結果順利成功,得到一個小本子,裡面有$5的早餐券、10分鐘的電話卡及1000mile的累積哩程或$25的下次購票的折扣。雖然不是很營養,但也不無小補。在機場苦等了三個半小時之後,終於上了飛機,我也一邊盤算著如何調整行程來把影響降到最低。

今天原本有三個行程,計畫是中午抵達Denali,吃完午餐後,下午兩點搭乘四人坐的小飛機進行空中遊覽,觀賞野生動物及近看麥金利山,下午四點,參加一個 sled dog demonstration,就是狗拉雪橇的介紹及展示,下午六點半,在Nenana river進行whitewater rafting,就是急流泛舟,行程大約九點結束,如果還有體力的話再爬個山,或者直接去旅館休息。

這三個行程,剛好狗拉雪橇的部分前天已經在 Seward參加過Iditarod sled dog的tour了,所以可以直接刪掉,這樣就補回兩小時,就可以解決飛機延誤一小時半的問題了。所以趕緊打電話給租車公司及小飛機的駕駛員,將行程分別延後兩小時,看起來一切順利!中午十二點,終於降落在Fairbanks,這也是我四個月前來過的地方,感覺非常親切。不過,氣溫是溫暖的15度C,而不是四個月前的零下28度C,相當的不同。降落前,感覺到氣流很不穩,原來整個內陸地區都下著大雨,天氣相當的不理想,比前幾天的天氣要糟的多(這次我們在阿拉斯加的五天,可說是天氣由好到壞,一天比一天糟,不過,這樣才能感受到阿拉斯加最完整的面貌)。

拿到租來的車子一看,哇,是一台銀色的Toyota的小echo,這是我以前最喜歡的小車,覺得特別親切。雖然引擎只有1500cc,不過車子很小,所以還算有力,反正只有兩個人坐,綽綽有餘。我們一路沿著Parks Highway向南開,一路都是雙線道,車子不多,隔幾分鐘才會看到一台車,開起來很悠閒,才開不到一個小時,突然前面出現了很長的車陣! 車子不得不停了下來,讓我們非常的驚訝,因為車子這麼少,還能排這麼長,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不久,救護車和消防車也相繼到來,我們在原地停了將近一小時後,終於能夠開動,過了好一陣子,終於來到車禍現場,非常的怵目驚心,有一輛車被撞到整個車頭、前座都不見了,只剩下後座還在,似乎是該車在逆向超車的時候和來車對撞造成的,超車時通常會開到時速80英哩左右,對面來車一般有60英哩,相對速度就有140英哩,我們猜只有這種情況才會有這麼驚人的撞擊力,真是可怕極了。看到這種慘劇後,我們就比較不敢再超車了,畢竟在這種兩線的公路超車不是很容易,道路又常有轉彎,所以真的要非常謹慎才行。但是要完全不超車也是不太可能的,因為阿拉斯加的公路上有非常多的休旅車,後面拖著一個大車廂,可以睡在裡面,有的還有浴室或廚房,所以可想而知,那些車子慢得像蝸牛一樣,跟在後面非常的痛苦,所以在阿拉斯加開車,要碼就要很有耐性,要碼就要膽大心細,擁有逆向超車的技術。

一路上都下著雨,雨勢忽大忽小,能看到的風景也比較有限。之前車禍造成的塞車,讓我們的進度再向後延,約三點半才抵達Denali National Park的區域。一路上蠻荒涼的,路上連廣播都收不到,也只有經過一個小鎮,在那個鎮上倒是能收到一個電台的廣播,一離開鎮,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們也一直撐到公園的附近才比較有餐廳,因為已三點半了,都快餓扁了,找了一家書上推薦的餐廳,點了現做的熱騰騰的pizza,吃起來覺得非常的幸福,看著窗外矇矇的細雨,四周都是連綿的山區,有一種矇矓之美。

天候如此惡劣,小飛機的觀光之行可能無法順利成行,打了電話之後,果然,機場完全被雲霧籠照了,沒有能見度,所以不可能起飛,我們的行程又泡湯了一個,有點掃興,只好試著把小飛機之旅移到明天了,希望明天的天氣能好一些。既然多出兩小時,天氣又差,又冷又下著雨,只好先去旅館check in,和民宿的主人聊了一下,看看能進行什麼活動,不曉得晚上六點半的泛舟會不會受到影響。民宿的主人說,反正急流泛舟一定會溼的,下雨也沒什麼關係,而且有防水衣,所以裡面的衣服不會溼,不會覺得不舒服,我們聽了半信半疑,不過這個妮娜娜河(Nenana River)的泛舟之行已經期待好久了,下雨天又沒有別的事能做,就只好勇往直前了。美國的泛舟比台灣要嚴謹,每條河條的每個河段都有列出難度,由1到5代表由平緩到湍急,一艘橡皮艇一般容納八人左右,每艘船都必須有一個guide隨行,來控制大家划的節奏及控制方向,避免進入太危險的河段及漩渦等。在國家公園附近的妮娜娜河有兩段,一段很平緩,難度1到2,適合喜歡看風景、不追求刺激的人,另一段的難度算是中高,難度3到4,才真正算是急流泛舟,過程驚險刺激的多。毫無疑問,我們當然是選擇比較刺激的這一段。

晚上六點半,我們到達集合地點,下雨天生意雖然稍受影響,不過還是能夠湊齊兩船約十六人左右。接下來是重頭戲-穿防水衣,它的英文是dry suit,設計非常的神奇,穿上它之後,就算落水還是能保持全身乾燥,不過穿的過程蠻複雜的,也非常的緊,需要旁邊的人幫忙才有辦法完成。首先脫鞋,把長褲紮進襪子裡面,接下來套上防水衣的下半身,腳的部分像一個青蛙的蹼一樣,很有趣,接下來,手要伸進很緊的袖子裡,由於有一層非常緊的彈性纖維把手腕的地方紮得非常緊以防止水從袖口進入身體,所以我們費了一番工夫,還要人在旁邊幫忙拉才很艱辛的讓手順利伸進袖子裡。接下來的部分更神奇了,頭也要伸進一個類似的高領的設計,非常非常的緊,避免讓水從脖子進入身體,而頭很大一個,所以要通過那一圈彈性纖維就更困難了,必須有旁邊的人幫忙撐開。穿好之後,覺得自己很像太空人,頭上再加戴一頂安全帽,看起來非常酷。我現在也終於了解為什麼穿成這樣之後落水的話也完全不會溼了。

大家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穿好防水衣之後,我們坐上一輛校車改裝的接駁車,坐了三十秒之後,就抵達河邊下水的地方,心情非常興奮。氣溫約攝氏十度,以阿拉斯加來說,算是一點也不冷,我們也頗習慣這樣的涼爽的天氣。到達河邊,我們的guide開始簡單的解說一些注意事項,及基本的泛舟指令,包括前進、倒退、左轉、右轉等等。我們的嚮導也對妮娜娜河的地理位置及特色做了一番解說。這條河非常的特別,它是很少見的由南向北流的,注入北邊的塔娜娜河之後,匯入浩瀚的育空河,向西流入白令海! 白令海就是分隔俄羅斯和阿拉斯加的海域,介於太平洋和北極海之間,所以我們是在白令海的流域泛舟,非常的特別。泛舟的時間也很特別,居然是晚上六點半到九點,這是其他地方的人很難想像的。而且這條河全年有七八個月都是結冰的狀態,五月左右才融化,據說五月時泛舟的話,河裡常常有和船一樣大的浮冰漂來漂去,相當驚人。而這條河的水源當然也是由冰河及高山上的雪融化而來,所以可以想像的是,水溫相當的可怕! 雖然現在是盛夏的七月初,可是水溫只有攝氏3度! 簡直就是剛融化的冰水。

上船前,摸了一下水,果然是冷到不行,比舊金山灣區的寒冷的太平洋海水絕對還冷得多! 難怪我們必須全副武裝的穿防水衣,不然被水花噴到幾次,衣服一溼,冷風再一吹,大概就馬上凍僵了。在這麼冰冷的河水裡泛舟,真是一個難得的經驗呀。大約晚上七點左右,我們終於下水了,順著滔滔的急流而下,真是過癮,比起去年在加州的South Fork American River泛舟還要刺激。沿途經過好幾段急流,我們的嚮導也解說了每一段的名稱及故事,有一段叫做cable car,原來是有一個纜車經過河道的上面,以前應該是淘金用的,後來有廢棄的舊纜車沉在河中間,造成漩渦及急流,難度特別高,以前有別家泛舟公司的人在這一段出過意外,嚮導說那家公司現在必須bypass這個河段,因為保險公司不肯承保這一段。我們的這家公司據說是唯一可以走這一段急流的,所以我們很幸運。

由這些小細節,我隱然發現,不同州的法律似乎真的差很多。我記得當時在加州泛舟的時候,泛舟公司並沒有如此嚴格的保險規定,下水前也要簽一個同意書,了解泛舟的危險性及安全自行負責。而我們在阿拉斯加泛舟的下水前,簽的同意書卻是「如果出意外的話,我自願只在阿拉斯加州和對方打官司,而不在其他州」。在加州似乎連打官司的權利都放棄了,所以我相信阿拉斯加州對這些戶外活動的保險方面的規定比加州要嚴格得多。

沿途的風景非常秀麗,急流也非常刺激,在嚮導的指揮下,都安全通過。有一段比較平緩的地方,嚮導還「建議」大家下水游泳,大家都非常勇敢,二話不說的跳入攝氏三度的冰水之中,果真是凜冽刺骨。還好我最近兩年有冬泳的習慣,還挺得住,而且防水衣真的有神奇的效果,下水游泳之後,裡面的衣服依然完全沒有溼。靠著嚮導的幫助,把我們一一拉回船上,頓時覺得,上船離開冰水的感覺真好。這趟泛舟之旅真是太精彩了,美中不足的是,我下水半小時候,就覺得頭痛欲裂,痛得覺得臉頰都快扭曲了,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後來的一個小時,都是硬撐過去,也覺得奇怪,我一向不怕冷,半年前零下近三十度的溫度也撐得過來,而且這種劇裂的頭痛也不像是太冷而失溫的感覺,但是真的非常痛苦。上岸之後,拿下安全帽,疲痛馬上就瞬間消失了! 原來是安全帽太緊造成的…怎麼會發生這種烏龍事。而且我還特別選了一個L的帽子,只差沒拿XL的,難道我的頭真的這麼大嗎? :p

晚上九點多,精彩的泛舟之旅終於結束了,我們的肚子也餓到不能再餓了,翻出我的guidebook,發現附近就有一家以烤鮭魚聞名的海鮮餐廳,趕緊衝過去,大快朵頤一番。我點了一個鮭魚和肋排的組合餐,只要十美金左右,還有附蔬菜湯,真是太便宜了,份量倒是不大,不過這樣其實才真正健康。吃完美食,發現餐廳的樓上還有紀念品專賣部,也是物美價廉,就小小的採買一些比較特別的阿拉斯加紀念品。

回到民宿,依然下著雨,穿上雨衣,沿著泥濘的小路,走到另一棟小木屋盥洗,明天要參加早上八點的Denali National Park的tour,所以得早點睡。

明天就是阿拉斯加的最後一天了,真是難以相信。

3 comments:

nina412 said...

Dear 學長

你這篇遊記真是太有趣了 看得我和老公都想趕快去訂機票了 超有意思的 也謝謝學長的分享

此外 順便向學長報告 之前請教你的遊輪簽證問題順利過關了 就是我的 H1b是效期內的 但還沒回國辦 VISA 在護照裡 遵照學長所建議的我向遊輪詢問並要求提出書面證明
後來他們給了我遊輪出港所在地的 CBP 電話
(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
海巡署官員看了我的 H1b Approval letter
給了我一張新的 I-94 一切就 OK 啦
謝謝學長 這趟行程還好有你的專業建議

接下來想約公公婆婆九月初一起遊輪去 Alaska
Elvis & Nina 會好好拜讀學長的遊記
再一次謝謝你的分享 & 學長請放心 你的頭一點都不大啦 ^_^

Cheng-yun travel said...

恭喜你有順利的加勒比遊輪
果然可以使用visa automatic revalidation來入境。

去坐阿拉斯加遊輪的話,別忘了要辦加拿大簽證,絕對必備喔!

如果你下次要坐遊輪時,發現我的網站和你訂的網站/agent價錢一樣的話,可不可以惠顧一下呀 :)

HOWARD said...

請教泛舟是要先預定嗎?不曉得是否可提供這方面資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