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7, 2010

參加中醫大師倪海廈教授來灣區演講後,對維護健康的心得分享

9/4/2010年,我參加了一場由史丹佛大學的教授Teresa Meng、及訪問學者Andy Lee難得邀請來舊金山灣區訪問的國際知名中醫師倪海廈教授的免費演講。地點就在我家附近的Santa Clara Convention Center,有1000多人事先登記要參加,現場1200人的座位幾乎全部客滿,我也在現場碰到了好幾位老朋友。

大家聽完都覺得意猶未盡,我其實這幾個月已經仔細研究分析了很多中醫的資訊,我雖然暫時沒有打算學中醫,但是我認為倪海廈教授努力推廣的經方派中醫可以在新的世紀幫助全人類來對抗各式各樣的疾病。有必要讓更多人知道它的存在及其重要性,所以我在這裡把我學到的內容分享給大家知道,我認為這些是非常重要的知識。

背景知識:
中醫的傳統有分兩大派: 北派的經方派及南派的時方(溫病)派。經方派是中醫的傳統派,歷史悠久。溫病派是宋明以後才興起的。明朝以後,絕大多數的中醫都是南派(溫病),文化大革命之後北派的醫人、典籍也幾乎被破壞殆盡,目前各大中醫學院也大多是教授溫病派的內容,往往以西醫的病理學方式來看病,搭配一些非常溫和、效力不明顯的中藥。目前臺灣以及大陸的中醫包含衛生署在內,中藥藥理方面都是以本草綱目為標準,方劑學是以湯頭歌訣 或是醫宗金鑑刪補名醫方論為主,處方依據是以溫病條辨為主要依據。也就是說,溫病派為主。

世間剩下的經方派中醫已經非常少。經方派是漢唐時代的主流中醫,依據黃帝內經為生理學、診斷學、病理學的主要標準。神農本草經為藥物使用標準,難經為針灸使用標準,處方標準是以漢朝名醫張仲景的傷寒論及金匱中的處方為主。經方派常言「一劑知、二劑已」(意為:一劑見效、二劑痊癒)。

倪海廈教授是移民到美國的台灣人,他因緣際會結識了不少奇人,也研讀了許多古經,他的志向是在復興傳統中醫(經方派)。常年在佛羅里達看診,名氣很大,許多罹患西醫無法治療的重症的美國白人都口耳相傳的來找他治療各種絕症,例如各類癌症、紅斑性狼瘡、洗腎病人、糖尿病、尿毒症、心臟病。許多美東的西醫都見識過自己已無法救的病人被他奇蹟般的救活甚至康復 (雖然以中醫經方派的觀點,並不是什麼奇蹟)。

當天的演講,主題是為何中醫可以治療從感冒到癌症的各類疾病。倪教授花了許多時間解說中醫的八綱辯證法: 陰、陽、表、裡、虛、實、寒、熱。他提到,現今中醫界許多人在治病時只使用後面的六綱,而對陰、陽的判定與應用往往比較迷惑,而一知半解。他認為這是個中醫多年來重大的錯誤方向。
詳細可參考這篇文章: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yinyang.htm

他提到了中醫理論裡,女性的月經和奶水是一體兩面,本質是相同的,這其中的不協調是七種不同的癌症以及紅斑性狼瘡的主要原因。這是西醫沒有的概念。在臨床上他的許多癌症病人都是用這個基本的理念而治癒的。

接下來倪教授說明身體健康的正常人應該有的狀況。他強調,西醫從不說明什麼樣的人才是健康,只用檢查報告的數字來判斷這個人有沒有病。若數字都正常就判斷這個人沒病,但未必代表這個人真的健康。實例上很多人在亞健康狀態、即將得癌症,或是有許多病痛,但是各種西醫的檢驗報告都驗不出來。中醫在這方面可說是進步得多,倪教授列出了健康的人應該要有的六個現象,細節可參考這篇文章: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cure1.htm

倪教授也強調,要信任自己對自己身體的感覺,要自己來判斷自己的身體健不健康,以及在任何治療後,病況是進步還是退步,(就用上述的六個狀態,尤其是手腳的溫度特別重要)。如果吃了西藥、做了手術化療放療能使手腳溫暖,睡眠正常,身體不盜汗,那麼這就是個正確的治療。吃中藥也是一樣,不論看什麼樣的中醫,也可以用一樣的方法自己判斷吃的藥有沒有對症。手腳若越來越冷,就是吃錯了藥方,應該趕快換醫生。如果醫生的手腳比自己的還要冷,最好趕快奪門而出,換一個醫生,因為醫生(西醫或中醫)連自己的健康都顧不了,更何況病人呢。

最後倪教授進行了成功病例分享,但是由於時間不足,只有時間講前幾則,後該很多則治癒重症的案例都沒有時間詳細說明,相當可惜。不過有興趣的人,可以到倪教授的網站,有上百篇文章分享多年來的許多案例。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study21.htm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story.htm

倪教授也特別強調,很多人誤以為中醫不科學,其實是這些人把科學和科技搞混了。中醫其實非常的科學,甚至比西醫更科學,但是西醫的確是在科技上面比較厲害。
這邊有一篇Stanford大學的電機系的李宗恩博士寫的文章,內容是: 中醫與科學,非常值得一讀。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scientist1.htm

參加完整個活動的個人心得:
很多人都了解,西醫雖然有進步的科技,但是對許多的疾病的治療能力其實很有限,從感冒到癌症,西醫的治療方式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考慮到全身各部位的平衡及協調,也沒有辦法在一個人發生重病之前及早預知疾病而加以預防。這方面中醫的科學性及嚴密的辯證方法,遠勝過西醫,畢竟歷史比西醫短短幾百年要悠久得多。

中醫和氣功及西方的自然醫學(naturopathic medicine),都有相通之處,其實都從非常相似的科學角度來切入,了解人體的運作方式並針對它來治病; 和現代西醫可說是冏然不同。隨著現代醫學的瓶頸逐漸浮現,我可以預期,未來中醫及其他重視科學性的上述替代醫學方式,將逐漸成為世界的主流 (雖然速度顯然不會太快)。但我很辛慰的是,Stanford電機系的台裔教授Teresa Meng(台大電機系的校友)及交換學者Andy Lee博士(兩人都是倪教授的中醫學生)已經開始在Stanford大學進行了中醫方面的科學研究,也申請到了research grant,這顯然是先進的中醫推廣向全世界的重要的一小步。

我想要勸告所有有緣讀到這篇文章的人:
盡量減少你的生活對西醫的依賴,學習自己來判斷自己的健康狀態。
如果被西醫診斷出嚴重疾病,而必須長期服西藥(例如過敏/降血壓/降血糖/止痛藥/類固醇/失眠藥等等)、進行手術、化療或放療的話,最好在開始這個幾乎不可逆的動作之前,先請專業的經方家中醫師來診斷,並服用中藥。給中醫幾個星期到一個月的時間,如果真的治不好,要把身體「交付」到西醫的手裡也還不遲。各種侵入性的檢驗方式(例如切片),也最好盡力避免,直到別的診療方式都試過為止。很多西醫束手無策的重症,以經方派的中醫來治療,只要對症下藥,都有可能在短時間內治癒,但如果進行了西醫的侵入式療法之後(切片/開刀/化療/放療等),就算靠中藥也會相當困難。

很多人是在親身或是家人得到重症而受到西醫的慘痛經驗後,才領悟出上面的這段話,並開始尋找一些高明的中醫。但是很多案例都有點遲了,而感到一輩子遺憾、懊悔。很多人都希望當年就有這些知識。所以我才在這裡讓更多人知道,希望更多人能夠遠離這些令人遺憾的身心痛苦。
下面是矽谷中醫損友團的幾篇感動人的文章,尤其是「邁向中醫之路」的這個系列:
http://tcmfriends.com/wp/?cat=14&paged=2
http://tcmfriends.com/wp/?cat=14

文末,可能會有人想知道,哪裡去找經方派的中醫?
倪教授的網站上,有提到有經過他的考核,而在世界各地開業的學生。由於他的網站的文章不好尋找,我把網址列出:
倪教授的學生在台灣以外的地方開業的中醫名冊 (這些都是受過他的訓練的中醫師):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students1.htm
倪教授推崇的台灣的經方家中醫師 (和倪教授未必有關,只是單純覺得值得他推薦):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gooddoc4.htm

我要提醒網友的是,倪教授已經年紀不小,只在佛羅里達看診,而且他很挑病人,也擅長"罵人"。對於中醫心存懷疑,沒有仔細讀過他的網站,並對中醫的原理有基本了解的人,很容易被他列入拒絕往來戶,而轉給醫術一樣高明的他的學生看診。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Dontdoit.htm
來自台灣病人的注意事項: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newarticle.htm
我是認為一般人沒有必要專門找倪教授看診,只要找其他經方家,包括他的學生,就夠了。

回顧我的健康狀況,雖然我的身體少有病痛,但是過去幾年手腳有越來越冰冷的問題,去年也常常有夜間盜汗的現象,這其實都是很嚴重的健康警訊,但我一直不知道其嚴重性。
幸運的是,我在一年半前開始練趙學忠大師的信息康復功、信息醫療功之後,現在手腳冰冷已經改善了95%以上,只有在冷氣房裡久坐之後,手腳才會逐漸冰冷,但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運氣到手腳讓手腳在幾分鐘內恢復溫熱。我也剛意識到,不知不覺我的夜間盜汗現象已經消失了,已經有幾個月在半夜或清晨醒來時,身體不再流汗到把內衣或棉被弄溼了。我練的氣功和中醫經方的理論很多都是相通的,也已經排除了我體內的許多寒氣。我想我還是需要簡單的中藥調理來雙管齊下,就可以把手腳冰冷的問題完全根治。我打算這陣子去找倪教授在舊金山灣區開業的幾位中醫師之一診斷、開個藥方(美國開中藥方的行情約US$10-25,非常平價,也根本不需要醫療保險)。

我有這樣的機緣,能夠自己或親人在生了大病而覺悟之前,就接觸到當代頂級的醫療氣功、中醫及自然醫學,真是三生有幸。所以我希望有緣看到這些文章的人,也能得到我的福氣。如果你不幸已經或多或少受到西醫的傷害,希望我的資訊能夠成為你的一盞燈,讓你的未來還有光明、還有希望。

我還要補充說明一下,我並不是一味的反對西醫,事實上我的哥哥也是一位西醫,醫術還不差。我當年也只差一點點就成為醫生。只是當你對西醫了解越多,你越會發現到它的限制。我希望大家能想一想,除了標準的西醫,世界上還有沒有其他符合科學精神的方法、以較低的成本,可以幫助你及你的家人遠離病痛、甚至治癒絕症?
在某些情形下,西醫還是有可取之處。也有越來越多的西醫,開始結合自然醫學及中醫的理念來問診。

我太太就有找到一位灣區Cupertino的西醫Yung-kuang Chen(Cupertino Medical Group的院長),由於他發現他用標準的西醫方式一直治不好他的親友的健康問題,所以他潛心研究自然醫學及中醫,在治病時採用較全面的方式(結合西醫和自然醫學)來問診,他也會問病人的手腳有沒有冰冷 (一般的西醫沒有興趣也不知道要問的問題)。由於他有西醫執照,所以也收西醫的保險。他對婦科、內分怭、過敏方面很有研究;在此也分享給讀者們。

3 comments:

Jones said...

可惜沒跟上演講會, 非常詳細的解釋! 我也看到很多值得參考得資料. 謝謝你的心力與時間,整理這篇文章! 我要花點時間來吸收!!!!

Hueijiun said...

多謝你的分享,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這些中醫的醫學常識, 覺得對維護自己跟家人的健康很有幫助, 謝謝你啊!!

Cheng-yun travel said...

演講的回顧、新聞報導以及全程影音都已經上線了:
http://tcmfriends.com/wp/?p=4561
http://tcmfriends.com/wp/?p=5548